愛我的請跟我走~
plurk:purple79243

(JD)Vanity, definitely my favorite sin.04

(JD)Vanity, definitely my favorite sin.04

  在迪奧.布蘭多的心中恰巧有一項信條:他能允許別人等自己,卻不能接受比別人早到哪怕一分一秒。

  曾有人指出這顯然是迪奧高到不可思議的自尊心在作祟,不過最後這個人當然沒辦法再說出任何指摘迪奧的話,儘管這不是第一次,還是讓許多瞧不起他的人再次閉上嘴巴。

  因此當他不得不坐在會客室極其無聊的消磨時間時,他想起了自己曾有一段時間必須強迫自己捨棄這樣的規則,而那段時光,現在回憶起來甚至令人感到些許懷念。

  無論如何,在那段時光裡,迪奧脫離了喬斯達家的庇蔭,也離開了在校園中金字塔頂端的地位,他同時撿回了幼年時期在下東區的那套:隱忍、市儈、不擇手段。

  大學肄業並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好處,他單方面的切斷和喬斯達家的聯繫,辦理了休學,但迪奧仍舊渴望知識,並且深刻的瞭解只有高等教育能將他的出身掩蓋,因此他選擇在牛津郡落腳,在附近打幾份工,偶爾旁聽幾門課。

  那時迪奧身無分文,他只能住在最便宜的日租套房,和數名工人或是留學的窮學生們擠在狹窄的閣樓內,至今他依然印象深刻,五坪不到的空間唯一的窗戶架設在走道,英國濕冷的天氣無疑構成金屬鏽蝕的良好環境;唯一的光源來自於天花板的白熾燈泡;雙層的單人鐵床上僅鋪著一層發霉的棉布,迪奧試圖用漂白水清掉那層黴垢,最後只讓上頭充斥刺鼻的氣味;房裡沒有書桌,而他為了省事選擇了上鋪,因此面對低矮的房頂只好維持仰躺的狀態看書。

  便宜的租金換來的往往是無窮無盡的不便,有時迪奧回來的晚了便要面對不洗澡或只有冷水的窘境,浴室在整層樓的最末端,唯一值得慶幸的大約是房東至少還做了隔間,畢竟他沒有和別人一塊洗澡的興趣,如果有熱水,迪奧會在浴室裡洗到面色發紅才慢吞吞的步出隔間;倘若只有冷水,他就會在短短的五分鐘內洗好以免感冒。此時他不免有些懊悔,住在喬斯達家的幾年間幾乎將他的利爪磨平,而重新培養顯然痛苦又煎熬。

  他在清晨黎明時睜開眼,半夜時分回到住屋,平日早上聽課或待在圖書館繼續他的學習計畫,偶爾將幾本冷門的書籍順回家,隔幾天再悄悄的放回去,每個月最後一個周五晚上迪奧按照慣例的出城,將身上的財物分出一部份做些合理卻不合法的投資。他擅長梭哈,偶爾也參加酒館舉辦的複式橋牌競賽。迪奧畢竟謹慎,他從不在一個晚上贏超過五十磅,就連酒館都是輪流著去。

  儘管生活艱困,他未曾抱怨一言一語,也未曾流露出不滿的表情,要知道,差勁的住宿環境的確容易引起人們的怨怒,光是沒晚由薄薄的木板傳過來的咆哮和不堪入耳的浪語就足夠令人不滿,但迪奧依然維持他的作態,安靜的在床位上閱讀或者沉思。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持續的打著零工。

  旁聽生涯過的飛快,牛津一個學期只有八周課,當教授落下最後一個音節時鐘聲時的在校園內迴盪,迪奧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為即將到來的冬天哀悼。

  濃厚的耶誕氛圍似乎完全沒有影響到迪奧,他面不改色的走向一家酒吧,他一邊盤算著難得佳節是否該多贏一筆,一邊想到他那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

  喬納森.喬斯達。迪奧在心中默念著,喬喬。

  那傢伙理所當然會待在壁爐燒的嗶啵響的起居室,鋪著厚重的地毯,坐在沙發上來上一杯溫熱的飲料,和喬斯達家族的親戚們聊著只有貴族才能聊的話題,或是與那些富家子弟們懷念他們童年所度過的優渥的佳節。當然,房內會有聖誕樹,而下面擺著各式各樣的禮物,卻獨獨沒有迪奧.布蘭多的那份。

  他的心在預料之外抽了一下,迪奧不敢相信他居然會為此感到一絲可惜,其後又想著,他在冷得要命的冬天還要為生計煩憂,的確值得可惜一下。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他只記得,那個晚上他狠狠削了一筆牌桌上的玩家,第一次喝的酩酊爛醉,接著差點死在回家的路上。




——————————
本來想小修改的最後居然演變成重寫這章


被自己的文筆爛哭


證明了大綱都是都是浮雲,成品則是浮雲裡的小水滴

评论
热度(14)

© 懷山 | Powered by LOFTER